登录 注册

古代小令诗词

时间:2020-05-19 诗词名句 我要投稿

古代小令诗词

  《采莲子·菡萏香莲十顷陂》

  唐·皇甫松

  菡萏香连十顷陂,小姑贪戏采莲迟。

  晚来弄水船头湿,更脱红裙裹鸭儿。

  有的词作,带上童真、映着美景,就让人心柔得滴出水来。

  荷花开了,香飘十里池塘,小女孩因为贪玩,采了莲子迟迟还没回来。天晚了,弄水时将船头打湿了,她还脱下红裙把小鸭子裹了起来。

  这一幕小女孩子采莲的场景,激起人心中对童年的回忆,对那可爱、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的欢喜。

  《生查子》

  唐五代·牛希济

  新月曲如眉,未有团圞意。

  红豆不堪看,满眼相思泪。

  终日劈桃穰,仁儿在心里。

  两朵隔墙花,早晚成连理。

  望着新月,想着你我。片片思绪,充满柔情。

  新月弯弯如眉毛,没有圆的意思。不忍心看红豆,满眼都是相思泪。整天劈核桃,那人像桃仁嵌在核壳中一样嵌在我心中。两朵隔墙相望的花,早晚会结成连理枝。

  《梦江南》

  唐·温庭筠

  千万恨,恨极在天涯。

  山月不知心里事,水风空落眼前花,

  摇曳碧云斜。

  有的时候,内心的百般柔情,无人所知,只能在心里细细体味。

  恨意千万如丝如缕,飘散到了遥远的天边。山间的明月不知道我的心事。绿水清风中,鲜花独自摇落。花儿零落中,明月不知不觉地早已经斜入碧云外。

  “山月不知心里事,水风空落眼前花”,这句诗初读平淡,仔细玩味却觉得妙手天成。

  《长相思·一重山》

  南唐·李煜

  一重山,两重山。

  山远天高烟水寒,相思枫叶丹。

  菊花开,菊花残。

  塞雁高飞人未还,一帘风月闲。

  我的思念犹如那秋天的枫叶,赤诚如丹。

  一重又一重,重重叠叠的山啊。山是那么远,天是那么高,烟云水气又冷又寒,可我的思念像火焰般的枫叶那样。

  菊花开了又落了,日子一天天过去。塞北的大雁在高空振翅南飞,思念的人却还没有回来。悠悠明月照在帘子上,随风飘飘然。

  这首词用笔空灵,语言单纯明净,细细读来,耐人寻味。

  《点绛唇》

  宋·李清照

  蹴罢秋千,起来慵整纤纤手。

  露浓花瘦,薄汗轻衣透。

  见客入来,袜刬金钗溜。

  和羞走,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。

  有的时候,少女的.娇羞,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。

  李清照正荡着秋千,纤手细嫩。一旁的花枝上挂着晶莹的露珠,身上香汗渗透了薄衫。

  突然进来一位客人,来不及穿鞋就跑走了。含羞跑开后,倚靠着门回首看,低头闻了闻青梅的味道。

  李清照以极其精湛的笔法描写了女子怕见又想见、想见又不敢见的心理,那低嗅青梅的女子,是那么可爱。

  《浣溪沙》

  宋·秦观

  漠漠轻寒上小楼,晓阴无赖似穷秋。

  淡烟流水画屏幽。

  自在飞花轻似梦,无边丝雨细如愁。

  宝帘闲挂小银钩。

  思妇的美丽与哀愁,让这个春天,变得更加温柔。

  这个春日的早晨,女主人公登上楼来,阴云惨淡像荒凉的晚秋,彩色的屏风上画着淡烟流水,幽深迷远。

  柳絮飞舞如缥缈的梦境,丝丝细雨落下犹如我的忧愁,万般无奈下,女主人把帘幕挂起来了。

  清丽淡雅的语言,令人咀嚼无穷,回味无穷。

  《谒金门》

  南唐·冯延巳

  风乍起,吹皱一池春水。

  闲引鸳鸯香径里,手挼红杏蕊。

  斗鸭阑干独倚,碧玉搔头斜坠。

  终日望君君不至,举头闻鹊喜。

  少女的细腻心思,在冯延巳笔下,是那么细致温柔。

  心上人迟迟不来,女子闲看风起,将那春日池水吹皱了。无聊之际,只能在花间引逗鸳鸯,随手折下杏花蕊轻轻揉碎。

  独自倚靠在池边的栏杆上观看斗鸭,头上的碧玉簪斜垂下来。整日思念心上人,但心上人始终不见回来,正在愁闷时,忽然听到喜鹊的叫声。

  《菩萨蛮》

  唐·韦庄

  红楼别夜堪惆怅,香灯半卷流苏帐。

  残月出门时,美人和泪辞。

  琵琶金翠羽,弦上黄莺语。

  劝我早归家,绿窗人似花。

  这首词是怀人之作,离别之情,在韦庄笔下清秀绝伦,令人动容。

  记得那年离别的夜晚,香灯映着半卷流苏帐,那么惆怅。天刚破晓,我就要出门,美人含泪为我送行,寸寸柔肠,盈盈粉泪。

  临别时为我弹奏一曲,那凄恻的音乐分明是在劝我:早些回家,你心爱的人在家里等你呢!

  《眼儿媚》

  宋·朱淑真

  迟迟春日弄轻柔,花径暗香流。

  清明过了,不堪回首,云锁朱楼。

  午窗睡起莺声巧,何处唤春愁?

  绿杨影里,海棠亭畔,红杏梢头。

  朱淑真是不逊于李清照的宋代女词人,词风率性凄清,清空柔媚,感情真挚,情韵俱胜。

  春日暖暖的阳光,像在抚弄着杨柳轻柔的枝条,在花园的小径上,涌动着浓浓的香气。可过了清明节天却阴了起来,云雾笼罩着红楼,好似是把它锁住,那往事,真是不堪回首!

  午睡醒来,听到莺儿美妙的鸣叫声,却又唤起了我的春愁。这莺儿却在哪里呢?是在绿杨影里,是在海棠亭畔,还是在红杏梢头?

  《采桑子》

  清·纳兰性德

  明月多情应笑我,笑我如今。

  辜负春心,独自闲行独自吟。

  近来怕说当时事,结遍兰襟。

  月浅灯深,梦里云归何处寻。

  纳兰容若是多情的,他总是习惯在月下愁苦,在灯光下,午夜梦回,细腻单纯的情感,丝丝体现在词作中,干净得几乎透明。

  多情的明月应嘲笑我的无情,嘲笑我辜负了她对我的柔情。如今她已离我远去,我只能独自一人漫无目的地前行,独自一人悲伤地吟唱。

  近来不敢提起当初的事情,那时我还和她情投意合、相亲相爱。如今在惨淡的月光下。在暗淡的灯影里,远去的情人就像梦里悠悠飘去的一朵白云,无处追寻。

足彩投注app